花式耍廢

我畫了什麼???

之後就

之後就幹了個爽


真想再碼小黃蚊的時候這樣寫

在最糟糕的日子,

「我來見你了喔。」

又來了

一天的好心情全被打碎了

因為我又突然想起我是個糟糕的人

總是這樣

 

我真是的

【ZR】六題和諧草稿

初次 疼痛 忍耐 極限 淚水 敏感

一、初次

  

  這種事情對這個年紀的少女來說似乎是過早了一點。

  被壓倒在地的少女,及腰的金色長髮此時披散在身後,窗外的月光從窗口照亮了本該漆黑無光的屋子,以及少女精緻白皙的臉蛋,她那總是波瀾不驚的藍色眼眸此時卻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,彷彿在一片平靜的汪洋中落入了一些其他的什麼,泛起了一圈圈的漣漪。

  這種反差讓雙手撐在少女身體兩側的男人呼吸變得更急促了一點。

  或許,或許他們只是需要一個互相依偎的溫度來度過這個寒冷的夜晚,又或者,他們僅僅是需要彼此存在的證明,在此時此刻。

  失而復得的喜悅混雜著不安,只怕一切都是一場夢,醒來之後她還是被困在輔導機構需要心理治療的少女,而他則依然是等著被判刑的死囚,兩人急需一點證明,證明他們此時交換的呼吸與溫度不只是錯覺。

>>>

其實我沒寫過%%%

好害羞喔

發現一件有點意思的事

心情不好的時候特別容易寫出文

心情好的時候想寫文反而寫不出來

這到底是甚麼鬼原理

安利

「這不是真正的我」之類的
已經甚麼都無所謂了
每天反反覆覆 模糊的反反覆覆
我知道的 一直以來承受的都是我
若連這乏味的世界都消失的話
也不會有我和你了


Happy Sugar Life OP

現充爆炸

突然想到

每次喊著"現充爆炸吧!!!!"的時候

爆炸的其實都是自己

關於ZR這對CP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腦洞

剛剛看到一句話 是這樣的

→三年血賺死刑不虧

然後我的腦子就有洞了

以下


「Zack,你知道蘿莉控三年起步嗎?」我。

「哈啊?」他。

「意思就是如果你對Ray出手的話最少要坐三年的牢喔。」我。

「如果真的是三年起步,那Zack豈不是減刑了?」她。

「而且死刑的話,Zack本來就是死刑犯喔。」她。

「……」我。


我算是意識到了

ZR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三年血賺死刑不虧啊……

對於在BG裡也能被逆CP的煩惱

這不是搞笑文 真的 不搞笑 我很煩惱


是这样的  

说来话短 本人在腐海沉了7年之久 算是满资深的腐女了

逆CP这件事一直是我的雷点 超雷 五雷轰顶的那种


然而最近萌了BG的CP

我心想 OhYa~ BG总不能在逆CP了吧!


但我发现我还是太天真了


为什么

到底为什么

连BG都可以出现

女攻男受这种逆CP的事

我不懂啊 于是我去查啊

说是女方比男方更主动就叫做女攻男受

于是我心里好过一点了 转成BL的话大概就是诱受的概念了吧

可以 我可以接受


然而我依然还是太天真

我完全没考虑过把女方性转这件事


性转吧 性转就性转吧 反正诱受可以接受的

但是 为什么 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


性转之后还是逆CP了!!!!!


不行啊 臣妾办不到啊

我只想好好看BG文啊

我只是想吃点精神粮食啊

但是看到这个我完全蛋定不下来啊

谁来拯救我的心灵


我把灵魂卖给路西法了